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绝密④肖期期准 >
“国风少女”陈依妙:每个人都在通往梦想的途中
发布日期:2020-11-20 01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2020年的毕业季注定是特别的,就像歌词里描述的,无畏风雨,携手前行。相信途中的风雨总是短暂的,让我们踏上通往梦想的列车。”眼前的陈依妙一身国风装扮,像极了国漫里走出的少女,高扎着的马尾辫,又充满了青春的活力。

  经过两个月的旋律创作、歌词创作、练习和正式录制,6月18日,陈依妙作词作曲并演唱的单曲《途中》正式发布。陈依妙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在歌词创作上,希望《途中》给同龄人传达一些正能量。在作曲上,陈依妙特别加入了中国五声调式中清角、变宫两个音。流行音乐遇到中国传统音乐,碰撞出了火花。

  “流行音乐无处不在,而我又是演奏传统乐器二胡的,所以这次的单曲,我在流行音乐中融入更多的传统音乐元素。我想多通过中国传统音乐讲述身边的故事,让大家体会到中国文化的美。”陈依妙说。

  陈依妙,2004年生,出生于二胡世家,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高一学生,二胡专业。陈依妙师从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于红梅教授,大家都叫她“国风少女”。小小年纪,她已是中国三大职业二胡比赛金奖大满贯获得者。

  陈依妙的曾爷爷是演奏江南丝竹的民间艺人;爷爷陈耀星是国内著名二胡演奏家,曾经拿着二胡上过战场,通过二胡表达军人的热血和阳刚之气,琴声中有烽火硝烟和战马奔腾;爸爸陈军师从陈耀星,也是著名的二胡演奏家,成长在改革开放年代,是传统民乐的捍卫者。在耳濡目染之下,陈依妙从小对二胡及音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也试着用二胡寻找一些传统的脉络,通过琴声描绘出时代的声音。

  从4岁起,陈依妙就开始每天练琴。拉二胡跟人们的动作习惯相违背,生活中大家一般用拇指、食指和中指比较多,而演奏过程中,要求无名指和小指灵活按弦。

  无论对二胡有多大兴趣,有标准地重复都是辛苦和枯燥的。最痛苦和难忘的经历是读初一的时候,陈依妙曾连续20个小时录制同一首曲子《椰岛风情》。练到手不听使唤、大脑也僵硬了,依然觉得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,于是接下来几天咬牙坚持、不断重复练习。最终,陈依妙的演奏曲目获得2017年国务院文化部第六届“文华”院校奖最高奖。

  在最苦的时候,陈依妙也没想过放弃,她说:“练习二胡的苦来源于自己对演奏的要求越来越高,而完成这些目标的速度跟不上自己的要求。我知道这是演奏者一生要不断坚持克服的困难。”

  现在除了学习、吃饭和睡觉,陈依妙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费在练琴上,学习中国传统音乐成为她生活中的习惯。阳台、卧室、客厅,家里到处都留下她认真练琴的影子。“二胡不仅仅是我的朋友,更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。我经常会把我的开心和忧伤向‘他’倾诉,‘他’也会用音乐的形式向大家传达我的思想。”

  陈军希望女儿把家族百年的二胡演奏传承下去。有人问他为什么让女儿生活在这样的状态下,现在是多元发展的时代,为什么不让她更多释放自己的个性。他回答:“从事一项传统艺术的练习,必定要经历非常痛苦的阶段,我们二胡世家可以去理解和承担。如果我们都不去承担辛苦,怎么要求别人去做这样的事呢?我把二胡艺术传授给我的孩子,让她尝试学习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,希望让她了解中国传统文化,锻炼培养自身的毅力。也希望通过我的所作所为去影响一些年轻人,让他们知道,这个行业的明天是光明的,年轻人在传统音乐中是可以找到乐趣的,传统艺术是可以给年轻人带来时代节奏的。”

  东西南北中,走遍神州万里,陈依妙用二胡展现着国乐的魅力。5岁起,陈依妙就和爷爷、爸爸登上央视的舞台一起演奏。之后,她随爸爸在北京、江苏、贵州、澳门等地举办《胡弓传奇》二胡专场音乐会,与全球华人交响乐团、中国爱乐乐团、中国电影乐团、宁波交响乐团、河南交响乐团和北京民族乐团等合作演出。

  陈依妙还把中国传统音乐带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日本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法国等国家。她说,之所以有这么多机会走出去,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优秀,而是有更多人需要中国的传统艺术、文化,自己只是其中小小的传播者。

  有一次,演出结束后,俄罗斯驻中国大使杰尼索夫告诉陈依妙,非常喜欢她的演奏,准备给自己的女儿买一把二胡,并希望中国的民族乐器和俄罗斯的民族乐器同台表演。

  在毛里求斯演出时,正巧遇上陈依妙的生日,全体演职人员在大使馆的庆功会上为她庆生……从11岁第一次出国演出开始,每次表演都给陈依妙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“虽然这些国家的舞台有大有小,但每一次我都非常认真地演奏,二胡艺术让我与世界走得更近,而让中国文化在世界绽放,是我们应该有的想法、责任和担当。”陈依妙说。

  “我们家三代人在二胡中找到了人生价值。”陈军相信,女儿妙妙虽然年纪还小,但一定可以把二胡艺术传承下去,并且在其中发现年轻人的语言,从传统的乐器中找到并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。